小杨哥直播切片账号,干到带货榜第一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24-05-09 00:36

小杨哥的切片账号,一天带货 7500 万

粉丝量不足百万的账号,一天卖了 7500 万、登上抖音带货榜第一,听上去是不是很不可思议?但小杨哥的切片账号还真做到了。

5 月 6 日中午,一个名叫 " 疯狂小杨弟(三只羊小卖部)" 的账号在抖音开播。近 13 个小时的直播中,该账号共卖出 100 多万件商品,且主要集中在母婴用品,整体销售额达到 5000 万 -7500 万左右。

当日抖音带货榜出炉后," 疯狂小杨弟(三只羊小卖部)" 直接冲上了榜首,销售额比第二名 " 刘媛媛 " 多了 2500 万左右。而从粉丝数来看,前者 99.7 万的粉丝量不过是后者 1892.8 万的一个零头,能有这样的成绩实在是 " 匪夷所思 "。

小杨哥切片号冲上带货榜首 图源:鞭牛士

从该账号的抖音主页介绍来看,其 MCN 机构显示为 " 三只羊 ",显然也是小杨哥海量直播切片授权账号中的一员。

去年小杨哥曾在直播间里表示," 三只羊 " 每个月的工资支出超 5000 万,其中大部分发给了 9000 多名线上剪辑师。

而这些剪辑师所负责的,就是制作小杨哥直播带货的切片视频,并挂上对应商品的 " 小黄车 " 链接进行短视频带货。

为了进一步推动切片业务的发展,三只羊还在去年 4 月上线了专门的 " 众小二 "App 方便更多人参与进来。

三只羊官方数据显示,2022 年共有 11000 多人获得了三只羊网络的切片授权,人均收入 17000 元,316 个品牌通过切片带货销售额破百万;预计 2023 年,授权账号和人均收入都有望翻一番。

此次一天带货 7500 万的账号 " 疯狂小杨弟(三只羊小卖部)",也是这些授权账号中的一员,且已经活跃了很久。

相关切片账号主页 图源:抖音 App 截图

除了剪辑短视频以外,该账号还经常出现在三只羊举办的各种活动现场进行直播,比如选品会、电音节等等。

当然,既然直播就少不了带货。即使是切片账号,只要有效粉丝量达标,就可以在直播间里挂上商品链接,引导观众购买。

而在 5 月 6 日," 疯狂小杨弟(三只羊小卖部)" 直接在三只羊公司的母婴选品现场进行直播。中途大杨哥也出镜选品和讲解,有效带动了直播间热度,达到了 3.6 万人同时在线的人气峰值。

对于一个日常视频大多只有两位数点赞、直播间观众维持在 1000 人左右的切片账号而言,这无疑是一场 " 泼天富贵 "。

再加上本就较高的转化率,客单价 40 几块钱的商品硬生生卖出了百万单,积少成多地创造了单日带货榜第一的奇迹。

万名剪辑师,是小杨哥的一盘大棋

说到直播切片带货,其实并不新鲜。

直播带货刚火起来的那几年,就有不少人通过剪辑大主播的直播片段进行带货,甚至像淘宝主播李佳琦,还会将直播讲解的片段放到抖音进行引流。

但真正让直播切片产生巨大影响力,甚至形成一个完整产业的,还是小杨哥和他的三只羊公司。

去年年底,小杨哥曾在一档访谈节目中提到,三只羊每月要发 5000 万的工资,主要就是给 9000 多名线上剪辑师,其中包括残疾人士、宝妈,以及一些急需帮助的人,比如创业失败的人、大学毕业生等群体。

小杨哥 图源:财经网科技

相关新闻冲上热搜榜首后引发了广泛讨论,也让很多人第一次认识到了直播切片剪辑师这个职业。

至于铺天盖地的 " 小杨哥剪辑师有人月入十几万 " 等宣传,更是让不少人蠢蠢欲动,想要去分一杯羹。

这样的说法其实也没有错。此前有媒体报道称,小杨哥的切片授权采取的是阶梯制分成方式,即 5 万元以下营业额的机构和直播切片号,佣金分成⽐例是三七分;5-10 万元是四六分;10 万元以上的可以五五分。

无论切片账号是通过短视频还是直播进行带货,基本都是这一分成模式。

以这次一天卖了 7500 万的账号为例,假设佣金是 15% 的比例,再进行五五分成,账号本身和三只羊都能拿到 500 多万,确实足以让人眼红。

当然,任何行业能够赚大钱的都是个例,我们也不能忽视了那些尾部的账号。当时小杨哥的切片模式火了以后,就有不少媒体报道过,近万名剪辑师里大多数一个月的收入最多也就小几千,还有不少尾部账号一个月只能拿几十块钱,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轻松。

特别是像小杨哥这样比较火的 IP,由于上千人争抢一场直播的素材,很容易同质化严重。不仅内容火不起来,还有被平台判定抄袭下架的可能。

另一方面,平台似乎也在有意识地限制切片视频的曝光量,以保证用户体验,这也让切片账号陷入了流量瓶颈。

也是因此,对于大多数小杨哥的切片账号来说,只靠短视频带货已经越来越难,不得不去探索更多的变现路径。

如今可以看到,不少小杨哥的切片号都纷纷开始了直播,直播间背景则几乎都有着 " 三只羊网络 " 的 logo,为带货的商品背书。

小杨哥的授权切片账号开始直播带货 图源:抖音 App 截图

对此,三只羊方面应该也是支持的态度,否则不可能给予商标授权。

从短视频到直播带货,虽然做的依然是 IP 授权生意,但由于门槛更高,收益往往也水涨船高。不仅让有能力的账号赚到了更多钱,也进一步扩大了三只羊的影响力。

更重要的是,很多专门做垂类产品的授权账号,已然转型成了三只羊的矩阵直播间,甚至不需要等到三只羊官方下场。

在头部直播机构争相布局矩阵号的今天,这成千上万的授权切片账号早就为小杨哥打好了基础,这次冲上带货榜首的账号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后续甚至不排除再出现几个爆款直播间的可能。

头部主播 " 不想干了 ",其实早已找到出路

今年 3 月初,小杨哥曾在直播中表示,2024 年娱乐直播会比较多,将减少直播带货场次,即使要做带货专场,也可能会选择让徒弟使用自己粉丝过亿的账号来直播。他自己则会更多专注于娱乐直播、电音节、音乐节、影视项目,并发展线下实体店等。

此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小杨哥自己的账号都没有进行过直播带货,直到 4 月底才回归,且仅用 1 小时就卖出了 1 亿元。据小杨哥所说,这甚至 " 破了自己的销售纪录 "。

而与此同时,三只羊的首部短剧杀青,五一假期还成功举办了电音节。显然在没有直播带货的日子里,小杨哥也没有闲着。

从这些动向来看,小杨哥在降低带货频次的同时,其实还在致力于扩大三只羊的影响力。因为只有这样,即使哪天小杨哥真的不再直播了,旗下其他主播和切片授权账号们也能凭借 " 三只羊 " 的背书继续收获可观的收益——这也是小杨哥目前必须铺设好的一条后路。

另一边,同样声称要暂停直播的辛巴同样没闲着。当初说完这话以后,辛选集团就成立了短视频直播带货公司,重点发力 " 切片分销 " 生意。

此后不久,辛巴公然叫板快手,导致账号被封禁一个月。虽然辛巴当时表示辛选无限期停播,但就在几天前,辛巴的 " 大徒弟 " 蛋蛋已经正式宣布复播,还要在快手冲刺 9900 万粉丝。

蛋蛋宣布复播 图源:快手 App 截图

这是否意味着辛巴也会复播还不得而知,但至少证明了辛选目前还离不开快手。辛巴此前大闹一通,最终得到的结果可能只是给徒弟们增添了几分热度。

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,小杨哥和辛巴敢于表达退居幕后的想法,也是因为已经有了足够的底气。

除了签约的大量达人以外,小杨哥还有着上千个潜在的矩阵号,辛巴则有着蛋蛋这个粉丝即将破亿的接班人。

对于今天的他们而言,尽可能地避开舆论漩涡,将重心放在公司其他业务的发展上,或许才是最好的出路。

作者 | 李松月

小杨哥的切片账号,一天带货 7500 万

粉丝量不足百万的账号,一天卖了 7500 万、登上抖音带货榜第一,听上去是不是很不可思议?但小杨哥的切片账号还真做到了。

5 月 6 日中午,一个名叫 " 疯狂小杨弟(三只羊小卖部)" 的账号在抖音开播。近 13 个小时的直播中,该账号共卖出 100 多万件商品,且主要集中在母婴用品,整体销售额达到 5000 万 -7500 万左右。

当日抖音带货榜出炉后," 疯狂小杨弟(三只羊小卖部)" 直接冲上了榜首,销售额比第二名 " 刘媛媛 " 多了 2500 万左右。而从粉丝数来看,前者 99.7 万的粉丝量不过是后者 1892.8 万的一个零头,能有这样的成绩实在是 " 匪夷所思 "。

小杨哥切片号冲上带货榜首 图源:鞭牛士

从该账号的抖音主页介绍来看,其 MCN 机构显示为 " 三只羊 ",显然也是小杨哥海量直播切片授权账号中的一员。

去年小杨哥曾在直播间里表示," 三只羊 " 每个月的工资支出超 5000 万,其中大部分发给了 9000 多名线上剪辑师。

而这些剪辑师所负责的,就是制作小杨哥直播带货的切片视频,并挂上对应商品的 " 小黄车 " 链接进行短视频带货。

为了进一步推动切片业务的发展,三只羊还在去年 4 月上线了专门的 " 众小二 "App 方便更多人参与进来。

三只羊官方数据显示,2022 年共有 11000 多人获得了三只羊网络的切片授权,人均收入 17000 元,316 个品牌通过切片带货销售额破百万;预计 2023 年,授权账号和人均收入都有望翻一番。

此次一天带货 7500 万的账号 " 疯狂小杨弟(三只羊小卖部)",也是这些授权账号中的一员,且已经活跃了很久。

相关切片账号主页 图源:抖音 App 截图

除了剪辑短视频以外,该账号还经常出现在三只羊举办的各种活动现场进行直播,比如选品会、电音节等等。

当然,既然直播就少不了带货。即使是切片账号,只要有效粉丝量达标,就可以在直播间里挂上商品链接,引导观众购买。

而在 5 月 6 日," 疯狂小杨弟(三只羊小卖部)" 直接在三只羊公司的母婴选品现场进行直播。中途大杨哥也出镜选品和讲解,有效带动了直播间热度,达到了 3.6 万人同时在线的人气峰值。

对于一个日常视频大多只有两位数点赞、直播间观众维持在 1000 人左右的切片账号而言,这无疑是一场 " 泼天富贵 "。

再加上本就较高的转化率,客单价 40 几块钱的商品硬生生卖出了百万单,积少成多地创造了单日带货榜第一的奇迹。

万名剪辑师,是小杨哥的一盘大棋

说到直播切片带货,其实并不新鲜。

直播带货刚火起来的那几年,就有不少人通过剪辑大主播的直播片段进行带货,甚至像淘宝主播李佳琦,还会将直播讲解的片段放到抖音进行引流。

但真正让直播切片产生巨大影响力,甚至形成一个完整产业的,还是小杨哥和他的三只羊公司。

去年年底,小杨哥曾在一档访谈节目中提到,三只羊每月要发 5000 万的工资,主要就是给 9000 多名线上剪辑师,其中包括残疾人士、宝妈,以及一些急需帮助的人,比如创业失败的人、大学毕业生等群体。

小杨哥 图源:财经网科技

相关新闻冲上热搜榜首后引发了广泛讨论,也让很多人第一次认识到了直播切片剪辑师这个职业。

至于铺天盖地的 " 小杨哥剪辑师有人月入十几万 " 等宣传,更是让不少人蠢蠢欲动,想要去分一杯羹。

这样的说法其实也没有错。此前有媒体报道称,小杨哥的切片授权采取的是阶梯制分成方式,即 5 万元以下营业额的机构和直播切片号,佣金分成⽐例是三七分;5-10 万元是四六分;10 万元以上的可以五五分。

无论切片账号是通过短视频还是直播进行带货,基本都是这一分成模式。

以这次一天卖了 7500 万的账号为例,假设佣金是 15% 的比例,再进行五五分成,账号本身和三只羊都能拿到 500 多万,确实足以让人眼红。

当然,任何行业能够赚大钱的都是个例,我们也不能忽视了那些尾部的账号。当时小杨哥的切片模式火了以后,就有不少媒体报道过,近万名剪辑师里大多数一个月的收入最多也就小几千,还有不少尾部账号一个月只能拿几十块钱,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轻松。

特别是像小杨哥这样比较火的 IP,由于上千人争抢一场直播的素材,很容易同质化严重。不仅内容火不起来,还有被平台判定抄袭下架的可能。

另一方面,平台似乎也在有意识地限制切片视频的曝光量,以保证用户体验,这也让切片账号陷入了流量瓶颈。

也是因此,对于大多数小杨哥的切片账号来说,只靠短视频带货已经越来越难,不得不去探索更多的变现路径。

如今可以看到,不少小杨哥的切片号都纷纷开始了直播,直播间背景则几乎都有着 " 三只羊网络 " 的 logo,为带货的商品背书。

小杨哥的授权切片账号开始直播带货 图源:抖音 App 截图

对此,三只羊方面应该也是支持的态度,否则不可能给予商标授权。

从短视频到直播带货,虽然做的依然是 IP 授权生意,但由于门槛更高,收益往往也水涨船高。不仅让有能力的账号赚到了更多钱,也进一步扩大了三只羊的影响力。

更重要的是,很多专门做垂类产品的授权账号,已然转型成了三只羊的矩阵直播间,甚至不需要等到三只羊官方下场。

在头部直播机构争相布局矩阵号的今天,这成千上万的授权切片账号早就为小杨哥打好了基础,这次冲上带货榜首的账号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后续甚至不排除再出现几个爆款直播间的可能。

头部主播 " 不想干了 ",其实早已找到出路

今年 3 月初,小杨哥曾在直播中表示,2024 年娱乐直播会比较多,将减少直播带货场次,即使要做带货专场,也可能会选择让徒弟使用自己粉丝过亿的账号来直播。他自己则会更多专注于娱乐直播、电音节、音乐节、影视项目,并发展线下实体店等。

此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小杨哥自己的账号都没有进行过直播带货,直到 4 月底才回归,且仅用 1 小时就卖出了 1 亿元。据小杨哥所说,这甚至 " 破了自己的销售纪录 "。

而与此同时,三只羊的首部短剧杀青,五一假期还成功举办了电音节。显然在没有直播带货的日子里,小杨哥也没有闲着。

从这些动向来看,小杨哥在降低带货频次的同时,其实还在致力于扩大三只羊的影响力。因为只有这样,即使哪天小杨哥真的不再直播了,旗下其他主播和切片授权账号们也能凭借 " 三只羊 " 的背书继续收获可观的收益——这也是小杨哥目前必须铺设好的一条后路。

另一边,同样声称要暂停直播的辛巴同样没闲着。当初说完这话以后,辛选集团就成立了短视频直播带货公司,重点发力 " 切片分销 " 生意。

此后不久,辛巴公然叫板快手,导致账号被封禁一个月。虽然辛巴当时表示辛选无限期停播,但就在几天前,辛巴的 " 大徒弟 " 蛋蛋已经正式宣布复播,还要在快手冲刺 9900 万粉丝。

蛋蛋宣布复播 图源:快手 App 截图

这是否意味着辛巴也会复播还不得而知,但至少证明了辛选目前还离不开快手。辛巴此前大闹一通,最终得到的结果可能只是给徒弟们增添了几分热度。

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,小杨哥和辛巴敢于表达退居幕后的想法,也是因为已经有了足够的底气。

除了签约的大量达人以外,小杨哥还有着上千个潜在的矩阵号,辛巴则有着蛋蛋这个粉丝即将破亿的接班人。

对于今天的他们而言,尽可能地避开舆论漩涡,将重心放在公司其他业务的发展上,或许才是最好的出路。
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